御坂網路司令塔

偉大光榮正確的中土國民會萬歲

中土国民会列传:奇袭白虎团

本文純屬虛構。

第一摺

(圖靈一百〇六年十一月某日
(岑特蘭共和國洛都附近的穆多里「CMYK 幼稚園」門口
(一列防暴警察嚴陣以待

(抗議羣衆上)
美秦(居中,轉身,唸到)花有重开日,人无再少年;不須悶聲謀富貴,只求一家竟平安。夫婦中產喜得女,勞苦工作不得閒。爺姥下崗去世無人顧,託了關係保住女兒戶口,重金寄送幼稚園。誰知世上竟有如此獸,藐視紅日黨青天。假扮郎中施毒藥,行賄就把我女姦。問那禽獸是何人?卻統治「保家衛國屢立戰功」白虎團!強壓政府偷監控,以死相逼家長二百人!卻不知,百姓獨輪軍糧送爾上皇座,今日照作法西斯蒂把你趕去斷頭臺!團結的人民永遠不被擊潰!
衆抗議羣衆 團結的人民永遠不被擊潰!團結的人民永遠不被擊潰!團結的人民永遠不被擊潰!團結的人民永遠不被擊潰!

美秦(清唱)起來/歌唱/我們就要勝利/憤怒的聲音/將帶領我前進/我要請你/與我並肩同行/你會看見/我們的歌如茉莉花一樣/綻放/在紅色的曙光/鮮血覆蓋/在自由土地上。
美雲(唱)起來/對抗/我們一定要勝利/自己的權益/要自己去努力/不要/忘記/絕對不要放棄/生存的戰場裡/讓勞動和抗爭覆蓋這片/土地/讓自由的聲音/召喚我們/無懼的向前行
(齊唱)而如今/這人民/從挫敗/中站起/用劇烈/的聲音/在呼喊/前進!
(齊喊)團結的人民永遠不被擊潰!

(遠處傳來槍聲)
閻團長(單手持駁殼槍,從遠處走來)都給我閉嘴!你們TM的是想造反麼!

第二摺

閻團長(昂首挺胸上,云)老子閻望葉,白虎團上校團長是也。海東打狗人氏,「河洛郡王」閻鋁山曾孫也,可惜家道中落,當個小破團長還要花個幾萬銀子;自己兄弟玩牠幾個小鬼,居然還要本團長親自出馬擺平。

(李所長出列,向閻團長敬禮)
閻團長(慵懶地回了一個舉手禮,說道)這的防暴我們接管了,你們沒啥別的事就撤吧。
李所長 上校同志,根據《岑特蘭共和國戒嚴法》,軍事管制需要行政院決定,由閣揆發佈……
閻團長(不耐煩)放NM的P!老子有槍有錢上面還有人,你們快滾,別耽誤俺們執行任務!
(警察們讓路。士兵們上,持槍對準抗議羣衆)
閻團長(一把揪住神樂坂美秦的領子)剛才是你喊的口號吧?小子口氣不小啊?
抗議羣衆(齊聲)是我們一起喊的!
閻團長 喲,你的同夥還挺護着你的。是無聯的人叫你們來的吧!受了無匪的煽動不要緊,現在向我道歉,然後發誓退出一切和無聯的關係,我可以立即放你們走。
美秦(怒目而視)是又怎樣?(突然一個哆嗦冷靜下來)我就是洛都無線電管理委員會的科長,可我今天是作爲一個爸爸來質問你的。(又激動)你們就仗着手裏有點兵權,作出如此獸行,連政府官員的子女都不放過,就不怕哪天風紀會把你們千刀萬剮?
閻團長 你知道我在說什麼!知不知道現在就在清查政府裏潛伏的無政府主義者?(掏出駁殼槍)我現在就能把你軍法從事!

李所長(在旁邊)上校同志,軍事法院只受理現役軍人、軍隊在編職工的以及司法院授權的刑事案件……
閻團長 快滾!再廢話把你也軍法從事!
李所長(嘟囔着下)這世道還有沒有黨法了……

抗議羣衆(激動而憤怒地)打倒僞國家黨!
閻團長(把神樂坂美秦踩在腳下,用槍指着抗議羣衆)小兔崽子再說一句試試?你們一個都活不了
神樂坂美秦(聲音嘶啞地)打倒僞國家黨!還我岑特蘭!
閻團長(收起槍,掏出匕首,在美秦喉管劃過)這樣死掉最「慶正」了吧?絕對是符合孔教教規的食物!要不要我再唸兩段《樂經》?哈哈哈哈……

僞通信兵A(慌忙跑上)團座,不好了!
閻團長(扭頭)咋了?你慢點說!
僞通信兵A 一營全營把全團的卡車都開走了!
閻團長(震驚)啊?什麼鬼?
僞通信兵A 去的是井口方向,輔導長說是那邊一片荒涼,怕是投奔無匪去了!
閻團長(憤怒)MD,兄弟們撤!跟我殺叛徒去!
士兵們(齊聲)是!(士兵下)
抗議羣衆(呼喊)法西斯遭報應了!
閻團長(再次掏出駁殼槍)給我閉嘴!(衝着前排羣衆腿部一通掃射)
(羣衆A,B,C倒地)
羣衆D 快送醫!

第三摺

(岑特蘭共和國洛都西郊市井口町一處廢棄的軍事基地
上官石(緩步上,詩云)昔日入伍井口鎮,爲護一方有平安。屢立戰功猛獸旅,保家衛國白虎團。今朝起義先賢地,爲求祖國換新天。長官無道未自死,繼續革命待來人。欲張宏德必經大兇險,自古叛軍活命百中三。我絕對不知道,我作爲一個國民軍的營長,怎麼就到井口來了呢?所以美京同志跟我講話,說「中央都決定啦,你來當總司令」,所以後來我就唸了兩句詩,叫「敢同國家爭生死,豈因禍福讓寸分」,那麼所以我就來到井口町。啊,我可不是來跳井的,不然豈不是成了「蛤絲跳井——不董裝董」了麼?(回頭)蔣副官,估摸着他閻王爺該來了,做好防禦準備了麼?
蔣民(跟上前,說)回營座,都準備好了。汪參謀規劃了兩條會師路線。二連、三連分別管大門和後門,一連負責月臺,通信班已經在修地下鐵的信號系統了。

(背景音,有劣質喇叭聲)報告營座,團座把二營和團部警衛排都帶了來,已經都搭好掩體了!現在在對峙中,他們說非要您去才談判!
上官石(繫上紅領巾)我馬上就來。
(衆人拔槍,下)

上官石(進入工事,云)啊,團座您也來了,有失遠迎,請團座當面恕罪。
閻團長(假裝冷靜)你爲什麼把部隊拉到這裏?電話爲什麼不通?上官石,你這什麼鬼?
苟團副(小聲提醒)那個,團座,咱們團的確有收到命令,要整修井口軍事基地……
閻團長(不耐煩)那也得整團一起行動,而且是軍事基地,不是部隊大院!他這明明就是……
上官石 團座,您聽我說一句。
閻團長 你說啊!
上官石 團座,我是您的老部下,圖靈七十九年時我就跟着您東征西戰。我雖然姓「上官」,但從不想着當官,圖的是國家的自由與解放。平時我積極向組織靠攏,您作爲我的入黨介紹人不會看不見吧?
閻團長 上官石,我沒時間聽你瞎丁丁切蛋!有話快說,有什麼快放我不必說了吧?
上官石 團座,那我就說了。這次三營長的事,我實在是忍不了。每次向憲兵隊舉報,都被您和輔導長擋了回來;向地方的風紀會舉報,竟然也被無視。
閻團長 MD我就知道是你小子捅出去的,家醜不能外揚,識得唔識得啊?
上官石 那難道我們國家的軍隊,就這麼醜着嗎!我上官氏打算改弦易轍,接受共和軍的改編。我和蔣營副主意已定,望團座不要強人所難。我們從未對團座有過意見,就是看不慣三營長這種敗類穆無黨法,胡作非爲!
閻團長 上官石,你想造反不成?晉軍三五八團的錢伯鈞,那比你們不知道高到哪裏去了,我外公把他一槍爆頭!上官石、蔣民,你們想要這叛徒的下場嗎?
蔣民 沒有任何的這個意思……團座,剛才您問我啊,我可以回答一句「無可奉告」,您又不高興,那怎麼辦?我覺得您還是要學習一個。我也給您着急啊,真的。團座你們有一個好,全岑特蘭跑到什麼地方,比禁衛軍跑得還快。但是呢,講起這新時代岑國特色自由主義的那一套理論,就 too simple, sometimes naïve.
閻團長 接着說,我看你怎麼裝。
蔣民 我認為部隊經商是一個腐蝕劑。因為歷史經驗已經告訴我們,任何一個國家如果軍隊經商以後,沒有一個不腐敗的,最後必然是渙散了軍心,讓有良知的軍人離開。先主席 江公曾經說過,軍隊一律不得經商。可是呢?這師部那邊搞權錢交易,公然賣官也就算了,三營居然拿幼稚園做妓院,已經是別說黑社會,就連東阿國的侵略者都做不出來的吧!地獄的下面是他們的地獄,團座想給他們陪葬我也攔不住!
上官石(唱)霸王開坦克,烏雀坐飛機。禽獸混進了猛獸旅,惡虎潛伏在白虎團。法西斯盤踞國家黨,政府救不了岑特蘭。先烈捍衛了我大岑,可如今是要完!
閻團長(唱)反了你們無聯匪,大岑何時姓上官?
上官石 那就別怪是你大岑、你大國家黨逼我們了!二連!
(電動大門徐徐關上)
(槍聲)

第四摺

(井口大院地下一層)
三連長(拿起電話)七排,你們那邊怎麼樣了?
(旁白,電話)還好,就是子彈快沒有了!
三連長 子彈都沒了,怎麼個好法?手榴彈還有嗎?
(旁白,電話)用了一半了!
三連長 不是叫你們省着點嗎!集中手榴彈,趕緊撤!(掛掉電話)

三連長(拿起電話)八排,你們那邊怎麼樣了?
(旁白,電話)快頂不住了!
(嘭)

三連長(拿起電話)九排!
(旁白,電話佔線)

三連長 通信兵!叫九排派一個班,掩護營座撤退!
警衛員 通信兵剛出門就犧牲了!
三連長 可惡,我一定會回來的!撤!

(井口大院地下六層,洛都地下鐵1線西苑驛月臺)
上官石(上,用柺杖敲地,唱道)敵衆我寡無後援,此戰未捷意料間。莫道石人一隻眼,挑動大河天下反。全國抗暴已大勢,資本將近鬼門關。今夕爾等平「暴亂」,別忘星火可燎原。
上官石(登上列車,道)蔣副官,無政府主義聯盟那邊,接應的人都聯繫上了麼?
蔣民 聯繫好了,沿着這條線只能開三站地,然後就得在五權山站下車。他們在那裏接應我們。
上官石 蔣民,你會開火車麼。
蔣民 營座,我可是東南運輸大學畢業後參軍的。這幾站都是廢棄的軍管站,不會有哨兵查的。

(嘭)
蔣民 再不走來不及了,您下令吧。
上官石 開車!先開慢一點,等到咱們的兵都上車以後,立即加速。
蔣民 是!

(旁白,廣播)歡迎乘坐洛都地下鐵軍管101線列車,本次列車是由西苑站開往黑風洞站方向。列車運行前方是一石站……

第五摺

(圖靈一百〇八年九月底
(岑特蘭共和國瑞節省秘林縣 岑特蘭民主聯邦黨(原岑無連)的一處革命根據地

(兩名公安軍戰士匆忙跑上)
戰士A 報告班長!那邊有飛機降落!
戰士B 是敵人的飛機。
班長 全體都有,拿好武器過去看看!

(公安軍某班包圍了那架偵察機)
班長 下來吧,投降是你唯一的出路!
戰士A 我們民主聯邦優待俘虜!

(蘇毛把剛才指向自己太陽穴的手槍舉過頭頂,緩緩爬出機艙)
班長(一把取走手槍)帶走!
(遠處傳來衝鋒槍聲)
還鄉團營長 弟兄們聽好了,救回飛行員的,賞比特幣兩枚!

公安軍班長 趕緊呼叫支援!
公安軍班長(衝蘇毛喊)老實點!

(附近的共和軍聞訊趕來)
上官石 同志們一定要保住飛機和飛行員!
(槍聲)

(還鄉團望風而逃)
上官石 這次你們公安軍立大功了。這事要報到上面,連總部也會表彰的。
班長 好啊。等獎狀下來,上官同志,你得給我們開慶功宴啊。
上官石 成成成。

上官石 飛機拆走,搬到團部倉庫。
班長 那飛行員……
上官石 你們公安軍又沒飛機,要這飛行員有什麼用?關我們團部禁閉室!

蘇毛 不是,你們說好優待俘虜的!!!!!
上官石 你安靜點,我們就給你優待!帶走!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