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坂網路司令塔

偉大光榮正確的中土國民會萬歲

为七十五亿同胞求幸福,以尽公民之责任。

有一种相信自己的能力和愿望能突破这种枷锁 去过一辈子“青春”一样的生活
而不去回归上一代人的生活方式。
做女孩子是属于自己的未来中很关键的一部分
但是如果整个未来很绝望的不属于自己
或者换句话说 如果这个世界到时候逼迫我去回归一个“正常女性”的生活……
那何必呢
——神乐坂豆腐

这世界真可怕。这世界就是这么可怕。

还记得许多次和家人讨论的那个话题……如果这个世界都在走法西斯主义路线……还要不要抗争。
“有人选,凭什么不能当?”“希特勒也是人民选上来的。”“希特勒能让德国人民过上好日子,能让每个德国家庭开上甲壳虫,你能吗?”(非原话)

有时候御坂自己也会怀疑,御坂作那么多死,是为了什么。
难道是为了在讣告上写上“革命的一生战斗的一生”吗?
那和“文正”“忠武”有什么区别啊。
一个真正的唯物主义者怎么会信这种东西呢。

如果说有的人牺牲生命去完成某种事业……人死了真的能带走回忆吗?那一定是想要给这个世界留下些什么吧。

被剥削被压迫的阶级,如果不同时使整个社会一劳永逸地摆脱 任何 剥削、压迫以及阶级差别和阶级斗争,就不能使自己从进行剥削和统治的那个阶级的控制下解放出来。——马、恩《共产党宣言》

人的本质不是单个人所固有的抽象物,在其现实性上,它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马克思《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

从这个意义上讲,就算人类被某种继承了人类文明的人工智能之类的东西所替代……也不能算人类社会的灭亡吧。

我们必须明白,人类在宇宙漫长的时间过程里终究是个匆匆过客,指不准什么时候就被各路大大给作死了。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资本主义社会发达的物质文明,真的能在社会主义社会中延续下去吗?我们是否真的必须面对三百年以上的自然灾害?——但是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资本主义社会终究有它的尽头,接替它的也许并不是社会主义,而可能是野蛮状态。

这么说还是有些宿命论了。也许自我奋斗在历史的行程面前就像是螳臂当车,可是螺旋上升着的历史究竟是站在谁的一边呢?

善良与凶恶相对的时候,前者显得是多么稚弱而后者显得是多么强大呀。……然而人们还是喜欢善良、欢迎善良、向往善良。——王蒙《善良》

我永远站在鸡蛋这一边。——村上春树

如今,资本主义民族国家的掌权者再一次发动法西斯蒂的潮流,那钢铁洪流更是对人民诉说着自己的骄傲。
哦,不过是当权派续命的手段而已。
“为了强大的祖国”,各路牛鬼蛇神都被搬出来了:乡贤、国学、女德、自信、文化、传统、宗教、邪教……每一个词汇都象征着旧时代想要给人民传达的恐惧。

可是人民很快就将不再恐惧了。只要我们努力。

御坂大概是希望,并且愿意尽自己的一切努力,去活成一盏明灯——就算有一天熄灭了,也至少照亮过这个世界。

敵なんぞ、怖がらず。学べば、戦う!——周郁辉《中国少年先锋队队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