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坂網路司令塔

偉大光榮正確的中土國民會萬歲

縫縫補補又三年

民國102年8月3日。

百度 ID @御坂0x4e22 在 Linukso 吧發出了第一張帖子。
是年,網軍總司令中考,失利。

向時初入職高,古文之所學者,《荀子·勸學》爲首。

君子曰:學不可以已。
此言非誑非謊,而至理者也。

昔者吾嘗晃度歲月,而收以苦果;今吾竟三載之兢兢,不亡不懈,是吾所以平其人者也。
倘使我再墮於彼時之地,縱錄於大學,有焉能實其義、畢其業乎?

大學之道,在明明德,在 民,在止於至善。

不錯,我是被錄取了,和普高的同學們站回了同一條起跑線;但是,我仍然沒有改掉八年前的偏執。

1
2
3
4
5
[[email protected]] % free -h
total
Mem: 930M
[[email protected]] % dmesg|grep DSDT
[ 0.000000] ACPI: DSDT 0x000000003BDB2280 0020DB (v02 COREv4 COREBOOT 20090419 INTL 20160318)

如果拿那臺 ThinkPad X60 Tablet 來說,2007新三年,2010舊三年,2013縫縫補補又三年。
——順便說一句,鞋子上的補丁,並不能證明自己像1970年代的母輩一樣簡樸。

我不是說該淘汰了,也不是說 Free Firmware Foundation 青年團的主張有什麼罪惡:
我是說,我沒有理解自由軟件運動的真諦。

自由軟件的意義,不是讓用戶「多用」甚至「完全」用自由軟件,
而是讓用戶擁有最大限度的自由。

美國的綠壩娘,不知道比你們高到哪裏去了。
不讓用戶使用專有軟件的,不叫自由軟件,叫奴役軟件。

人生來是要追求全人類的幸福的,不是要去發揚光大早就被唾棄的苦難的。


我一直想做一個有用的人。但我的理解上有偏差,所以負不了這個責。

有用的人,是能作出貢獻的人,是有價值的人;不是有「用處」的人,不是被當作實驗動物來「使用」的人。

成爲一個有用的人,相比成爲一個被使用的器具而言,要艱難得多。

我願做自由祖國拆遷工地上的釘子戶,而不是法西斯蒂專政機器中的一顆螺絲釘。

認真而自豪地生活,我相信這個目標,我一定能實現。

祝虛構的御坂妹妹的虛構生日快樂。

網軍總司令
中華民國一百零五年八月三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