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坂網路司令塔

偉大光榮正確的中土國民會萬歲

點亮那盞普通的燈

昔者余往返於自卑、自大之間,而未能定。然余十年以來,雖不能敬終,豈無中庸之瞬,而至一無所成者乎? 俗云:「人非聖賢,孰能無過?」而余以為,此稍曲於《左傳》者也。 古今聖賢之多,固不勝舉,然則凡人之無過而全能者,上達於三十三天堂,下至於十八層地獄,遍尋天下,未嘗有也。 欲萬能者必惡其罪,思非過者必寥其功,世未有免錢之食,誰得無本而全利者?是故得者必有其失,失者亦是。 余固眾人,而誠能定位於宇宙之茫茫,獻社會以己能之渺渺者,則生而無憾矣,又何必矜於名節之虛沖,而代天帝之職役哉? 是以文謝 iSpeller, 910JQK,並兼立余志也。

那間小屋的燈還亮着。

「學教商衙誰憂喜?又是一年大賽時。」,如果一切按照計劃,北平市中等職業學校技能大賽企業網賽項大約將要開始了。小屋中的佼佼者也已整裝待發,向着北部山特別開發區挺進了。如果不出錯誤傳遞制或者qemu-kvm之類的意外,二位自然是必將於七月初登上國賽的最高領獎臺,創造下一個傳奇。

註:民國105年的北平市賽於1月9日在清河舉行。ROChinaSkills (TM) 將於5月9日在天津舉行。果然計劃趕不上變化。

可是那盞明燈,卻不能熄滅。一個只能在那時繁華無比的鼎好、海龍中櫥窗購物的閒人,臨危受命,從此接下重擔,在這嘈雜的機房樓中尋找一片知識的淨土。全國有多少職高我不知道,小屋一年年的每個團隊也都在 先生的帶領下取得數一數二的成績。

但這改變不了「職普相當」的教育部底線,更改變不了我們中最強大的人也只不過是那50%被中考淘汰下來的人的事實。

可那又能怎樣?這裡或許沒有誕生過傳奇,卻誕生過奇蹟。

有人說:「一個唯物主義者是不相信『神蹟』的。」但「奇蹟」是人寫就的。是啊,傳奇只屬於那些有名有姓、有權有勢的成功者。這裡的平凡,不過是被他們「當成」了奇蹟。

書記長沒有進入小屋。他的技術本可以超越小屋中的所有人。這是一個擔憂。畢竟,我們不能保證他的舊傷在國賽的機架前復發。「照他的校選分數,你們中有的人本來可能進不來。」 先生在公佈市賽人選時特意這樣說道。超越小屋中的八個人,他做到了。不管是私立耕莘,還是上地十街——只是為了在普通的生活中戰勝。沒有什麼光環,一切都是實打實的能力。沒有什麼吹噓,一切都是真切切的熱心。這不是為了成功,這只是為了獲得一個最普通的生活。書記長從來沒和他那些擁有博士學位的同事站在同一條起跑線上,但他卻早已在人格上領先。

回頭看看,屬於我的那盞燈,其實仍然亮著。

「人皆生而自由,在尊嚴及權利上均各平等。」《世界人權宣言》中的這句話當然沒錯。這裡的「生」,是說活著,卻不是說「生下來」。人生下來都是完全不自由的——新生兒甚至連睜開眼睛的能力都沒有。一個人主宰他自己的自由,便是積極自由;不被他人所強制的自由,則是消極自由。消極自由當然可以由宣言、法律、政治主張來保證,但積極自由卻必須自己去爭取。人的平等,恰恰是出於某些方面的不自由。

我只是個普通人,我一定能成為一個普通人。

九十八年的特長生面試,我也曾自大到狂妄;一百零二年的中考,我也曾遺憾到無意義。一百零四年去普高的若干天,我確是有些自卑的;但在那之前的幾個月裏,我已明白「普通」二字的意義。普通不止是平凡,更絕不是碌碌無爲。普遍通行的大道,須要每個人的努力去鋪設。我在一些方面有劣勢,這不要緊。另一些方面的優勢,保證了人與人是公平的。人不是虛無飄渺的 神,不可能做到全知全能。而除此之外,就只有興利除弊,努力奮鬥了。

世界上沒有不滅的燈,沒有永動的機械,也決不會有萬能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