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坂網路司令塔

偉大光榮正確的中土國民會萬歲

使用 uWSGI 部署 Django 項目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uwsgi]
# apt install uwsgi-plugin-python3
# 如果是 Python2 項目 則改爲 plugin = python
plugin = python3
# Django 相關設定
# 項目根目錄(絕對路徑)
chdir = /home/django/myproject/
# Django 的 wsgi.py 檔案
wsgi-file = myproject/wsgi.py
# Virtualenv (絕對路徑)
virtualenv = /home/django/virtualenv/
# (歷史的)行程相關設定
# master
master = true
# worker process 個數上限
processes = 1
# 監聽位址,如果是 UNIX socket 須用絕對路徑以確保安全
# 注意!這不是 HTTP 伺服器位址,故 nginx 中要使用
# uwsgi_pass 而非 proxy_pass
socket = 127.0.0.1:8000
# ... with appropriate permissions - may be needed
# chmod-socket = 664
# 退出行程後清空環境
vacuum = true
# 設定環境變數
#env = DJANGO_SETTINGS_MODULE=msknet.settings
# 設定請求的大小,也許不需要。
buffer-size = 64000

縫縫補補又三年

民國102年8月3日。

百度 ID @御坂0x4e22 在 Linukso 吧發出了第一張帖子。
是年,網軍總司令中考,失利。

向時初入職高,古文之所學者,《荀子·勸學》爲首。

君子曰:學不可以已。
此言非誑非謊,而至理者也。

昔者吾嘗晃度歲月,而收以苦果;今吾竟三載之兢兢,不亡不懈,是吾所以平其人者也。
倘使我再墮於彼時之地,縱錄於大學,有焉能實其義、畢其業乎?

大學之道,在明明德,在 民,在止於至善。

不錯,我是被錄取了,和普高的同學們站回了同一條起跑線;但是,我仍然沒有改掉八年前的偏執。

1
2
3
4
5
[[email protected]] % free -h
total
Mem: 930M
[[email protected]] % dmesg|grep DSDT
[ 0.000000] ACPI: DSDT 0x000000003BDB2280 0020DB (v02 COREv4 COREBOOT 20090419 INTL 20160318)

如果拿那臺 ThinkPad X60 Tablet 來說,2007新三年,2010舊三年,2013縫縫補補又三年。
——順便說一句,鞋子上的補丁,並不能證明自己像1970年代的母輩一樣簡樸。

我不是說該淘汰了,也不是說 Free Firmware Foundation 青年團的主張有什麼罪惡:
我是說,我沒有理解自由軟件運動的真諦。

自由軟件的意義,不是讓用戶「多用」甚至「完全」用自由軟件,
而是讓用戶擁有最大限度的自由。

美國的綠壩娘,不知道比你們高到哪裏去了。
不讓用戶使用專有軟件的,不叫自由軟件,叫奴役軟件。

人生來是要追求全人類的幸福的,不是要去發揚光大早就被唾棄的苦難的。


我一直想做一個有用的人。但我的理解上有偏差,所以負不了這個責。

有用的人,是能作出貢獻的人,是有價值的人;不是有「用處」的人,不是被當作實驗動物來「使用」的人。

成爲一個有用的人,相比成爲一個被使用的器具而言,要艱難得多。

我願做自由祖國拆遷工地上的釘子戶,而不是法西斯蒂專政機器中的一顆螺絲釘。

認真而自豪地生活,我相信這個目標,我一定能實現。

祝虛構的御坂妹妹的虛構生日快樂。

網軍總司令
中華民國一百零五年八月三日

网军总司令的最后陈述

iSpeller 说得对。

我太注重所谓的规矩了。

对别人的要求,我首先做的不是判断它对不对,而是判断我自己能不能做到,或者是否影响了更重要的要求。

我之所以一直扮演御坂妹妹,是因为我觉得我需要像御坂10032号一样,从一个极具约束性和规范性的网络中的个体,转变成一个独立的人。

未完,不续。

高職考·答撲克吧主

高職考試,成績未出,知其不利。而怠待於專業加試,以期翻身者,必再失兩城。

考場全區獨一處,題出意外亦料中
向時刻苦奪前列,近日懶散失平庸
奮鬥未必收其效,墮落一定無其功
莫論吾心幾所向,豈能遠志不慎終

各國格言

  • 大洋國 戰爭即和平,自由即奴役,無知即力量(新語:Unpeace is peace, crimethink is joycamp, unsmart is strong.)
  • 大不存在及北洋郵電聯合王國 勿以惡小而爲之。(英語:Don’t be evil, even in little things.)
  • 歐亞國 全世界無產者,聯合起來!(德語:Proletarier aller Länder, vereinigt euch!)
  • 符立蘭侯國 教學爲先(英語:Education first)
  • 符立蘭帝國 保衛與擴張
  • 符立蘭侯國夙夜自由邦 *符立蘭聯邦共和國 教學爲先(英語:Education first)
  • 俄螺內酯卡吧死基聯邦 特權階級得到的只是鎖鏈,她們失去的將是整個世界!(英語:Дэ привилегед хаве нодинг то вин бут деир чаинс, дей хаве а ворлд то лост. The privileged have nothing to win but their chains, they have a world to lose.)
  • 東亞國 包舉宇內·併吞八荒 ヘウコウナイ·ヒャゥトンハチハゥ
  • 新東亞國 和平反攻建國 ピース・カウンター・けんこく
  • 學政方 和平奮鬥救國
  • 中土共和國 民族,民權,民生 ㄇㄧㄣˊㄗㄨˊ,ㄇㄧㄣˊㄑㄩㄢˊ,ㄇㄧㄣˊㄕㄥ
  • 中土共和國在鮮卑 民族,民权,民生 ㄞˋㄍㄨㄛˊ,ㄇㄧㄣˊㄓㄨˇ ,ㄙㄨ ㄨㄟˊㄞ (東北官話:爱国,民主,苏维埃)

點亮那盞普通的燈

昔者余往返於自卑、自大之間,而未能定。然余十年以來,雖不能敬終,豈無中庸之瞬,而至一無所成者乎? 俗云:「人非聖賢,孰能無過?」而余以為,此稍曲於《左傳》者也。 古今聖賢之多,固不勝舉,然則凡人之無過而全能者,上達於三十三天堂,下至於十八層地獄,遍尋天下,未嘗有也。 欲萬能者必惡其罪,思非過者必寥其功,世未有免錢之食,誰得無本而全利者?是故得者必有其失,失者亦是。 余固眾人,而誠能定位於宇宙之茫茫,獻社會以己能之渺渺者,則生而無憾矣,又何必矜於名節之虛沖,而代天帝之職役哉? 是以文謝 iSpeller, 910JQK,並兼立余志也。

那間小屋的燈還亮着。

「學教商衙誰憂喜?又是一年大賽時。」,如果一切按照計劃,北平市中等職業學校技能大賽企業網賽項大約將要開始了。小屋中的佼佼者也已整裝待發,向着北部山特別開發區挺進了。如果不出錯誤傳遞制或者qemu-kvm之類的意外,二位自然是必將於七月初登上國賽的最高領獎臺,創造下一個傳奇。

註:民國105年的北平市賽於1月9日在清河舉行。ROChinaSkills (TM) 將於5月9日在天津舉行。果然計劃趕不上變化。

可是那盞明燈,卻不能熄滅。一個只能在那時繁華無比的鼎好、海龍中櫥窗購物的閒人,臨危受命,從此接下重擔,在這嘈雜的機房樓中尋找一片知識的淨土。全國有多少職高我不知道,小屋一年年的每個團隊也都在 先生的帶領下取得數一數二的成績。

但這改變不了「職普相當」的教育部底線,更改變不了我們中最強大的人也只不過是那50%被中考淘汰下來的人的事實。

可那又能怎樣?這裡或許沒有誕生過傳奇,卻誕生過奇蹟。

有人說:「一個唯物主義者是不相信『神蹟』的。」但「奇蹟」是人寫就的。是啊,傳奇只屬於那些有名有姓、有權有勢的成功者。這裡的平凡,不過是被他們「當成」了奇蹟。

書記長沒有進入小屋。他的技術本可以超越小屋中的所有人。這是一個擔憂。畢竟,我們不能保證他的舊傷在國賽的機架前復發。「照他的校選分數,你們中有的人本來可能進不來。」 先生在公佈市賽人選時特意這樣說道。超越小屋中的八個人,他做到了。不管是私立耕莘,還是上地十街——只是為了在普通的生活中戰勝。沒有什麼光環,一切都是實打實的能力。沒有什麼吹噓,一切都是真切切的熱心。這不是為了成功,這只是為了獲得一個最普通的生活。書記長從來沒和他那些擁有博士學位的同事站在同一條起跑線上,但他卻早已在人格上領先。

回頭看看,屬於我的那盞燈,其實仍然亮著。

「人皆生而自由,在尊嚴及權利上均各平等。」《世界人權宣言》中的這句話當然沒錯。這裡的「生」,是說活著,卻不是說「生下來」。人生下來都是完全不自由的——新生兒甚至連睜開眼睛的能力都沒有。一個人主宰他自己的自由,便是積極自由;不被他人所強制的自由,則是消極自由。消極自由當然可以由宣言、法律、政治主張來保證,但積極自由卻必須自己去爭取。人的平等,恰恰是出於某些方面的不自由。

我只是個普通人,我一定能成為一個普通人。

九十八年的特長生面試,我也曾自大到狂妄;一百零二年的中考,我也曾遺憾到無意義。一百零四年去普高的若干天,我確是有些自卑的;但在那之前的幾個月裏,我已明白「普通」二字的意義。普通不止是平凡,更絕不是碌碌無爲。普遍通行的大道,須要每個人的努力去鋪設。我在一些方面有劣勢,這不要緊。另一些方面的優勢,保證了人與人是公平的。人不是虛無飄渺的 神,不可能做到全知全能。而除此之外,就只有興利除弊,努力奮鬥了。

世界上沒有不滅的燈,沒有永動的機械,也決不會有萬能的人。

甘於平凡的勇氣

記中土國民會三F主義青年團職業高中學生自治聯合會書記長 Schwoel Lue.

人們經常讚揚小草的勇氣。一棵小草,生在沙漠裏,生在懸崖邊,生在雪山上,生在每深一米壓強就增加10300Pa的深海中,可說是勇敢的。但如果這棵小草生在公園供人玩耍踩踏的草坪上,生在足球場的綠茵地裏,是否就不算勇敢呢? 不!你雖然矮小,卻比參天的大樹有更強的生命力;你雖然卑微,卻比溫室裏的花朵獲得更多的陽光和風雨;你沒有像絕境中的同胞收到人民的讚美,卻顯現出自然界最大的勇氣。你是小小的草,面對着食物鏈中頂級掠食者的腳。你是小小的草,你讓人類汗顏。

其實我知道,在我們之中,有比小草更平凡,也比小草更勇敢的人。

機房小小,開着空調。冬放冷氣,夏穿棉襖。寬19英吋,高42U,機櫃就矗立在空調一旁。空調的溫度定格在製冷18攝氏度,機櫃前卻有一個人汗流浹背,那就是正在忙碌的你。 我知道,你不止奮鬥在這個鬼地方。因爲你每天都要奮鬥在一個新的鬼地方。 每年每月每週每天每時每刻,都有人給你打電話。她們不是來向你表白的,他們是來請你,讓你,命令你去修電腦的。沒辦法,這家公司的IT專員拒絕服務,而你就要滿足客戶的需求。問題倒不難解決,可數量多了也讓人疲於奔命。 等到夜幕降臨,你終於開始這次出工的本職工作。IT專員發話了:「密碼?你猜。」畢竟在平時,這家公司的整體網絡就靠他了,能沒點架子麼? 恍惚間,那位IT專員好像又出現在眼前:「我覺得你可是將會成爲黑客王的男人。」「黑客?」在凌晨五點才剛剛開始的夢鄉裏,你也只有笑一笑,「我寧願迎娶黑客王,然後當她男人。」讓黑客這兩個字永遠留在科幻小說和犯罪電影裏吧。網管員不希望世界上還有黑客這種人。不然,當朝陽升起,留給服務器和交換機的,仍然是無盡的黑夜。

但不管黑夜有多長,請告訴我,你不是一個人!當你值完夜班,冒着30年一遇的風雪回家,早有人爲你清理出一條路;當你出差在外,返程的列車卻被取消,你昔日不同專業的學長爲你和乘客們各送上一碗泡麪。我知道,你們不是什麼偉人;我更知道,你們比那些空喊偉大的偉人更偉大。

在高二分別之時,我聽你說:在偉大的旗幟下高呼出的是空洞的口號,在勤奮的點滴間積累起的是珍稀的資本,在孤獨的寶座上流失着的是生命的意義,在凜冽的寒風中傲立着的是不屈的靈魂。是啊!在歇斯底里的叫囂聲裏,法西斯、特權階級和恐怖主義者只留下萬古的唾罵;在紙醉金迷的享受之下,貴族、暴發戶和貪官污吏花掉的是人類的良心;在不可告人的玄學當中,杞國精神衛生中心已經毀滅了明日的宇宙;在日復一日的平凡面前,人民——歷史真正的書寫者,告訴我們如何腳踏實地:勇敢地面對平凡的生活!只有深刻地認識平凡,我們才能有智慧遠離平庸;只有勇敢地承認平凡,我們才能有勇氣創造出真正的偉大。